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微博热点 > 正文

郭靖宇,潮州景点,莱芜在线

admin 0

第六章 故国

虢这个字在作为姓氏和国名、封爵、食邑等在古代出现过很多,灿若星河。虢国发生来太多的历史故事。

在西虢(东迁之前)出土的青铜器—虢季子白盘现藏于中国历史博物馆,我曾有幸看过其真品,长方圆角,并亲手抚摸了上面的铭文,感受到虢国远古的文明何其灿烂悠久。虢国还是成语起死回生的发源地,并成就了扁鹊秦越人妙手回春的美名。据《史记.扁鹊仓公列传》记载,扁鹊原名叫秦越人,是春秋战国时期人,擅长诊脉,能够洞察内腑五脏的症结,医术极为高明。

一次扁鹊到了虢国,听说虢国太子暴亡不足半日,还没有装殓。于是他赶到宫门告诉中庶子,称自己能够让太子复活。中庶子认为他所说是无稽之谈,人死哪有复生的道理。扁鹊长叹说:“如果不相信我的话,可试着诊视太子,应该能够听到他耳鸣、看见他的鼻子肿了,并且大腿及至阴部还有温热之感。”中庶子闻言赶快入宫禀报,虢君大惊,亲自出来迎接扁鹊。扁鹊说:“太子所得的病,就是所谓的‘尸厥’。人接受天地之间的阴阳二气,阳主上主表,阴主下主里,阴阳和合,身体健康;现在太子阴阳二气失调,内外不通,上下不通,导致太子气脉纷乱,面色全无,失去知觉,形静如死,其实并没有死。” 扁鹊命弟子协助用针砭进行急救,刺太子三阳五会诸穴。不久太子果然醒了过来。扁鹊又将方剂加减,使太子坐了起来。又用汤剂调理阴阳,二十多天,太子的病就痊愈了。 这件事传出后,人们都说扁鹊有起死回生的绝技。历史上把这件事叫“起虢”。

西汉时,贾谊在《虢君好谀》里讲了一个很悲催的故事,虢国的国君平日里只爱听好话,听不得反面的意见,在他的身边围满了只会阿谀奉承而不会治国的小人,直至有一天虢国终于亡国,那一群误国之臣也一个个作鸟兽散,没有一个人愿意顾及国君的,虢国的国君总算侥幸地跟着一个车夫逃了出来。车夫驾着马车,载着虢国国君逃到荒郊野外,国君又渴又饿垂头丧气,车夫赶紧取过车上的食品袋,送上清酒、肉脯和干粮,让国君吃喝。国君感到奇怪,车夫哪来的这些食物呢?于是他在吃饱喝足后,便擦擦嘴问车夫: “你从哪里弄来这些东西呢?” 车夫回答说:“我事先准备好的。” 国君又问:“你为什么会事先做好这些准备呢?”车夫回答说:“我是专替大王您做的准备,以便在逃亡的路上好充饥、解渴呀。” 国君不高兴地又问:“你知道我会有逃亡的这一天吗?” 车夫回答说:“是的,我估计迟早会有这一天。” 国君生气了,不满地说:“既然这样,为什么过去不早点告诉我?” 车夫说:“您只喜欢听奉承的话。如果是提意见的话,哪怕再有道理您也不爱听。我要给您提意见,您一定听不进去,说不定还会把我处死。要是那样,您今天便会连一个跟随的人也没有,更不用说谁来给您吃的喝的了。”

国君听到这里,气愤至极,紫涨着脸指着车夫大声吼叫。车蚌埠小姐夫见状,知道这个昏君真是无可救药,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于是连忙谢罪说:“大王息怒,是我说错了。” 两人都不说话,马车走了一程,国君又开口问道:“你说,我到底为什么会亡国而逃呢?” 车夫这次只好改口说:“是因为大王您太仁慈贤明了。” 国君很感兴趣地接着问:“为什么仁慈贤明的国君不能在家享受快乐,过安定的日子,却要逃亡在外呢?” 车夫说:“除了大王您是个贤明的人外,其他所有的国君都不是好人,他们嫉妒您,才造成您逃亡在外的。” 国君听了,心里舒服极了,一边坐靠在车前的横木上,一边美滋滋地自夏兴润言自语说:“唉,难道贤明的君主就该如此受苦吗?”他头脑里一片昏昏沉沉,十分困乏地枕着车夫的腿睡着了。

这时,车夫总算是彻底看清了这个昏庸无能的虢国的国君,他觉得跟随这个人太不值得。于是车夫慢慢从国君头下抽出自己的腿,换一个石头给他枕上,然后离开国君,头也不回地走了。最后,这位亡国之君死在了荒郊野外,被野兽吃掉了。

如果一个人只爱听奉承话,听不进批评意见,又一味执迷不悟,一意孤行,那后果将是十分可悲的。

故纸堆里一段段虢国往事让人感叹,让人惊觉。我们应当以史为鉴,吸取历史的教训。这位国君好听奉承话,而唐明皇则特别好色,六十多岁了还娶了自己二十多岁的儿媳妇杨玉环并且衍生出了几个和虢字有关的词组。

秦虢,比喻雅淡轻盈的女子。秦虢是唐明皇时秦国夫人和虢国夫人的并称。两位夫人天生丽质,才貌双全,不施粉黛,颜如桃花。杜甫在《丽人行》里写到:“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就中云幕椒房亲,赐名大国虢与秦。”椒房:汉代皇后居室,以椒和泥涂壁。后世因称皇后为椒房,皇后家属为椒房亲。这么多美人里其中有云幕椒房的后妃至亲,有皇上封为虢国夫人和秦国夫人两位夫人。天宝七年(公元748年),唐玄宗爱屋及乌,赐封杨贵妃的大姐为韩国夫人,三姐为虢国夫人,八姐为秦国夫人。三夫人后都并承恩泽,出入宫掖,势倾朝野。

虢国夫人,杨氏姐妹中,虢国夫人生性最为高傲,她自恃艳冶风流,所以并不喜欢化妆。别人都浓妆艳抹,唯独她却素面朝天子,娇娇面圣。唐代著名诗人张祜[h]写到“虢国夫人承主恩,平明骑马入宫门。 却嫌脂粉污颜色,淡扫峨眉朝至尊。”可见虢国夫人对她的美非常自信,从不化妆,只嫌脂粉会玷污她的美艳。可是皇上每年还"给钱百万,为脂粉之资"。每年这笔脂粉钱估计在西虢能盖几所希望学校了。杨氏姐妹每逢出门游玩,她们各家自成一队,侍女们穿着颜色统一的衣服,远远看去就像云锦粲[cn] 霞;车马仆从多得足以堵塞道路,场面甚为壮观,杨氏姐妹生活的豪华奢侈。

《虢国夫人游春图》是中国美术史上甚为光辉壮丽的一幅作品,是唐朝画师张萱的扛鼎之作,画面描写了一个在行进中的行列,人马疏密有度。全画共九人骑马,前三骑与后三骑是侍从、侍女和保姆,中间并行二骑为秦国夫人与虢国夫人。秦国夫人居右上首,正面向虢国夫人诉说什么。全画显示出了中国画的高超技艺,是中国画历史上的一个重要人物画作品。听孟州籍的画家洛北秀女映山红说,她学画就是从这江天鸿幅图开始学画仕女画的。北宋的宫廷画家李唐、李迪都是我们孟州人,自幼在孟州、在西虢写生学画,成为历史上有名的大画家。

唐朝安史之乱时,有一位武穆太保大将军,长期活跃在西虢沿线,他就是镇守河阳三城、图形凌烟阁的临淮郡王李光弼,他接替郭子仪成为天下兵马副元帅后,战略性地从洛阳撤退到河阳(今抢抢乐孟州)。在西虢沿黄一线,与史思明打了一场中国历史上著名的以少胜多的典范战例——河阳大捷。并以西虢一带为据点,带兵东进,于唐肃宗上元元年(公元 760年),收燐月复怀州(今河南沁阳),唐军大胜。

在西虢流传最广的就是李光弼活用“美人计”,把美人计演化为“美马计”。古代三十六计之中,“美人计”为世人所熟知。没想到这一经典计谋被用于战马之中。李光弼在河阳平叛时上演了一场“美马计”,轻松俘获了史思明的千匹良马。关于这段历史,唐史中多有记载。公元759年,史思明在邺城(今邯郸市临漳穿低胸装容易面试县)自立为大燕皇帝,率叛军长驱直入,连下数城,直逼河阳城外,与李光弼所率唐军隔河对峙。叛军久居塞外边疆,擅长骑射,作战时更是倚仗精锐的骑兵在前冲突。这次也不例外,叛军从塞北带来大量马匹,都是一些战斗力特别强的纯种战马。

这些马个高劲大,在阵前横冲直撞,如履平地,对李光弼率领的唐军威胁很大。史思明自然把这些战马视为宝贝,在两军停战时,便让士兵把这些战马赶到河边饮马、梳洗、放牧,同时也是向唐军炫耀自己的军事实力。熟读兵法的李光弼想出了一条绝妙的计谋。他让士兵收集西虢沿线百姓的带驹母马,西虢百姓积极支持,没有几天就收到母马、马驹各500匹。这天,李光弼见叛军又把马赶到对岸河边放牧,便传令把收来的那批母马赶出城去,而把马驹留在城中。母马来到城外河边,挂念城中的马驹,不时回首鸣叫。叫声引起了对岸叛军的公马的注意,它们都不吃不喝,仰起头来向河这边张望。

不知哪匹公马首先动了情,下河向这边游来,一下子带动了所有的公马。放牧的敌人拦也拦不住。唐军赶马人见状,忙松开缰绳,那500匹母马怀念城中的马驹,撒腿就往城中跑。敌人的马刚过河上岸来,也随那批母马跑将起来。敌人闻听丢失了良马,忙派大队人马来拦截。还没等敌人打过河来,那批马已随唐军的母马进了城,被一个个捉住,补充到唐军骑兵中。自此李光弼的骑兵战斗力大增,使史思明叛军骑兵从此转入了弱势,最终败灭。李光弼把“异全球直播之绝境生存性相吸”的道理运用到战马上,巧施“美马计”,没费一兵一卒便夺得了叛军千余匹良马,这个故事在西虢流传至今已经一千多年了。

杜甫在《石壕吏》中描写安史之乱的河阳战争时写到,“急应河阳役,犹得备晨炊”,就是说一个老妈妈急着连夜赶路去河阳服役,快些走还能赶上为将士们准备明天的早饭呢。那时西虢是古战场,今天的戍楼村的“戍”字就郭靖宇,潮州景点,莱芜在线是防守、戍守、戍卫的意思,卫戍军区就是负责守卫的军队。“戍楼”,就是战争中的用来瞭望敌情和守卫打仗的碉楼的意思,戍楼村因此得名。戍楼是我老舅家和堂弟曜东媳妇儿海霞的娘家。父亲现在还经常去看望老舅,我们是每年春节初三去戍楼走亲戚。

北宋刚开国的建隆年间,宋太祖赵匡胤采用他弟弟赵光义(继位后为宋太宗)和宰相赵普的建议,在河阳西虢一带屯兵设防,与后周节度使李筠在晋东南打了开国第一仗,旗开得胜。后来宋太祖派“半部论语治天下”的宰相赵普为河阳三城节度使,镇守河阳,赵普在河阳,一手抓军事,一手抓农商。兴修水利,扩大农耕,惠农兴桑,深受军民爱戴。

西虢这个历史大舞台,迎来送往了熙熙攘攘的各色人物,但任何人都是西虢的匆匆过客,只是上场和谢幕的时间不同罢了。西虢的风云人物为西虢的历史抹上了浓浓的华彩,但世世代代的西虢人民创造了西虢的历史,谱写了西虢的灿烂与辉煌。

第七章 往事

今天的西虢镇距离洛阳市区半个多小时的车程,距离孟州市八公里,东邻河雍办事处(原城关镇),西连洛阳市吉利区(原属孟县,现为洛阳石化城,黄河小浪底就位于该区与济源之间),南濒黄河(为黄河中下游的分界点,是黄河冲出小浪底峡谷后的第一个宽阔地带),北与槐树乡与原东小仇乡接壤。面积83.87平方千米,人口3.6万人,下辖21个行政村。西虢属于太行山前丘陵向华北平原过渡地区,海拔高度由305.9米降到108.5米,境内由西向东、由北向南有明显的低山—丘陵—平原—河滩过渡特征,是华北平原的西部边陲。西虢的西邻是洛阳市的飞地吉利区,吉利原属孟县,1982年因为建当时全国最大的单系炼油装置——洛阳炼油厂划归了洛阳。

其实孟县原来的县治曾在吉利的冶戌村,我父亲当年上中学时曾在此就读,附近有一棵西晋时任河阳县令的潘安亲手种植的转枝柏,距今也有170重生炮灰农村媳0多年的历史了。潘安是中牟人,是中国古代第一美男子,在河阳当县令时,曾号召民众广植果木,“河阳一县花”,西虢岭上芬芳四溢,花果飘香,后来才有“掷果盈车看檀郎”的故事。

唐宋八大家之首的韩愈是孟州人,他死后归葬在家乡西虢的丘陵地带,北高南低,是太行山最南端的土岭向平原的过度的最后区域,我们西窑村和东窑、赵坡、姚庄、湾村、莫沟、顺涧都位于这个特殊的地带,有丘陵、有平原、有河滩、有湿地,这些不大的村庄能同时具有四种地形地貌,这在中国的行政地理上仅此一处独一家。这里土质多样,有石头半风化的料姜石头土、粘土、红土、黄土、垆土、砂土、两合土、沙滩等多种质地的土壤,公社化时,有的村把黄河冲积平原的滩区沙土地和黄河湿地调换成平原或岭区的土地了。我们村是半丘陵半平原地带,我的童年少年就是在这高低起伏、蜿蜒舒展的乐土上度过的,那里留下了我太多太多美好的记忆,岭上逮蝈蝈,树下捉知了,黄河扎猛子,水库摸鱼鳖。太多的童年趣事怎么也说不完。

我的父母至今仍然生活在西虢,他们怎么也不愿意跟着我们兄弟三人到城里来生活,即便我和二弟离老家远了点,可三弟一家住在孟州城里,三弟经常回村里接他们进城,可他们仍然呆不住,他们习惯了家里的一切,离不开左邻右舍、街坊邻居。他们说北京也没有西虢好,每次在北京住不了几天就嚷嚷着要回去。说破家值万贯,家里自由自在。是啊,美不美,家乡水。我和他们一样深爱着家乡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挂念着家乡的每一位亲人和看着我混沌神传奇长大的父老乡亲,想念着和我一起玩耍的小伙伴,想念着和我一起读小学、中学,逃课罚站、调皮捣蛋的老同学,想念着我情窦初开、懵懂少年时的“阿娇”。你们在家乡都还好吧?!

高中时常去顺涧村的水库大坝下面摸鱼玩,水库现在改名顺涧湖,又名天王湖,在汶水河上,水域面积30平方公里。相传公元前630年,周襄王河阳城(今孟州)受觐,常到湖边登高望远。历史上很多皇帝都巡幸西虢,驻跸西虢朱佳怡和征战西虢。王公将相在西虢也留下很多传说。孟县县志都有详细记载。西虢西窑的秦家名气很大,据说是秦始皇的后代,秦嬴亡国后,嬴氏后代以秦为姓,后自洪洞府迁入西虢,看我们的《秦氏族谱.》,历史上也是名人辈出。我们村原来叫仁和寨,四周都是高高的寨墙和护城河,二伯当了多年的村支书,对此记忆犹新,叔叔也是现任快二十年的老支书了,他们对西虢的变迁,村里的变化都能如数家珍,了如指掌。说仁和寨是为了躲避匪乱保护家园才修建的寨墙,有东西南北四个大寨门,寨墙上架诛仙往生咒有土炮,寨门下修有翻水石洞,是当时最先进的排水系统。是朝廷里我们秦家有人当大官,他动用了怀庆府几个县的民工三年才修成。可惜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修西虢国道时,挖掉了寨墙,拉土修了公路,现在只在西北部留下一些残垣断壁,父亲说我们上小学的全部课桌都是拆下的寨门制作的。

西虢出过很多名人,西逯村的姑父说他们姚家历史上就是出将入相,我也去过姚家祠堂,看过姚家宗谱确有记载。姑姑虽说没太多文化,但姑父却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懂得易经八卦,是远近闻名的卦仙儿,经常到县城和韩园去给人家算卦。

我们村的东边不远就是韩园,是埋葬韩愈的陵园墓地,韩愈墓又叫韩文公祠,韩文公祠建于唐代,整修后作为韩愈陵园,简称韩园。韩愈是唐代杰出的文学家,政治家,思想家和诗人。中国国际韩学研究会就设在韩愈陵园。我在家乡时就是当时孟县韩愈研究会的会员了,当时在县文化馆工作的西虢乡落驾头村的尚振明是韩学会的会长。韩愈墓所在的村庄叫韩庄,东边是千年古刹金山寺。我农校读的是农学系,曾和畜牧兽医系的韩庄村乔继贤、乔吉宝两个同学在韩文公祠的紧上面的场屋里搞过一两个月的煤油灯孵小鸡的实验,那时候最美的差事就是用手电筒照出那些无精蛋和不能孵化的毛蛋煮来吃。去年冬天回老家,在西虢镇上买鸡蛋巧遇西虢村的老同学兼影友张平心正在送货,他说全西虢卖的全是他的鸡蛋,他在家开了个养鸡场,效益还不错。记得我七岁刚上小学时也卖过鸡蛋,提个长条的红斗篮,里面码好自家鸡下的鸡蛋,星期天一大早蹲在镇上食品经营处的门口,那时不敢公开卖,也不认称,按照大人教我的方法,七大八小为一斤,卖完就买个作业本什么的把余钱上交。

韩愈是唐代伟大的文学家,是西虢的骄傲。韩愈的侄孙韩湘子是传说中八仙过海的八仙之一。在孟州市现在还有湘子路,就在武松法国敏白灵路的东侧。当然那个少年得意从邻县沁阳来到孟州工作,并在孟州发迹的晚唐诗人李商隐,他的生活居所据传就在今狼少的通缉军火妻韩愈大街合欢路至黄河路西虢一带,是他把唐诗、把中国古代诗词推向了无与伦比、后无来者的最高峰!曾写过《师说》、《马说》的古文运动的领袖、散文大家韩愈和写过“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的李商隐把中国文化、中国古代散文、中国古代诗歌推到了登峰造极、高山仰止的绝对高度,他们两位曾经工作生活在西虢,在西虢的大地上汲取了文学的营养,造就了古文古诗的千古绝唱,这也是西虢对中国文学史的贡献,也是西虢人的骄傲和自豪。如今西虢中学改名为西虢韩愈中学,成为新生代的肛栓人才摇篮,浩浩生辉,孟州再走出个孟浩然、秦浩然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小学和初中、高中我都是学校的运动员,我一人参加县里多类多项的比赛,田径、球类,还有爷爷教我的我爱酸酸乳拳术和刀枪棍棒,我都代表学校参加比赛和表演,我都是站在西虢的旗下,走在西虢的牌牌后面,那时我是代表着西虢,想为西虢争光。那时只知道西虢只是个普通的地名,也不知道西虢的含义和历史,大了以后才慢慢知道西虢是多么的厚重,历史是多么的悠久,在这片古老而美丽的大地上,任意掬一捧泥土,都有五千年的沧桑。高中暑假我曾参加过文物普查,当时跟着县文化馆的张书记,尚振明(时任孟县文物普查队队长,后任孟州市博物馆馆长)、王炳(时任孟县文物普查队副队长、西虢乡文化站站长)、耿军(时任石庄乡文化站站长、我最尊敬的良师益友)、薛建斌(时任猴村乡文化站站长)、崔六康(时任东小仇乡文化站站长)、宋东(时任南庄乡文化站站长)、张同生(时任城关乡文化站站长)、吴克杰(时任谷旦乡文化站站长)等十几位老师搞文物普查,当时就我和东窑村的好同学梁海亮是学生身份,虽说大多时间下乡到家户里和野外探访很累,但也学到了很多文物知识,更懂得了西虢家乡的沉甸甸、古悠悠的厚重历史,源远流长。

第八章 辉煌

这些年我去了全国不少地方,边工作边旅游地看了一些古镇,有些是人工新修的假古镇,有些是名副其实的真古镇,但有几个能和生我养我的西虢古镇相媲美呢?!有些号称是千年古镇,但和三千年的西虢古镇比,不知算孙子辈还是曾孙、玄孙辈,恐怕连云孙的辈分都够不着吧。有的古镇已经消失了,比如王震将军率兵经过的宝鸡虢镇,镇还在,地名前几年也被改为雪之约定陈仓区了,中国也从此就没有了虢镇这个地名。孟州的西虢古镇不仅有三千年的历史,更重要的是延续五千年的文明没有断续,没有更名,无论怎么改朝换代,西虢一直是一面不倒的旗帜,站在“虢”字旗下面的不仅有虢王、卿士、大夫、仁人志士,更有无数勤劳善良、耕读传家的西虢人民生活在这片热土上休养生息、薪火相传,繁衍壮大。

虽然西虢地面上的古建筑消失在历史的烟尘之中,但地下的文化层和大量出土的文物都在默默地宣示着她的沧桑与古老。西虢镇下辖的每个村的村名都有其特殊的意义来来历。因虢冢而名的西虢村,因埋葬唐代大文学家政治家韩愈而名的韩庄村;因杜甫在《石壕吏》一句“急应河阳役,犹得备晨炊”而描述的戍楼村;因“义”而名的全义村、义井村,义井村还是龙山文化遗址;因庙坛后面两个窑口而名的西窑村、东窑村;因湖而名的顺涧村,还有日寇烧杀抢掠、灾难深重的的干沟桥村;还有落驾头、赵坡、路家庄、西逯、姚庄、莫沟、湾村、店上等都有其独特的历史渊源;来西虢最晚的当属因修小浪底水库移民而来的西沃、寺上、高崖、梁庄的移民新村,原村整体从新安县搬迁到西虢的黄河滩区。

西虢黄河滩区的黄河湿地属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野生资源十分丰富,是众多野生动植物的栖息地。黄河沙洲上还有成群结队的大雁、仙鹤等,是我们摄影爱好者的最爱,几十里的黄河长堤也是人们休闲的好去处。大多数春节我们兄弟都回去过年,带着爸妈全家人去黄河滩野炊是很快乐加勒比女、很惬意的事情。

黄河滩区盛产花生、棉花、地黄、血参、林木等,四大怀药怀菊花、怀牛膝、怀地黄、怀山药多有种植,特别是怀地黄,是最优质的地黄品种,产销量全国超前,每五瓶六味地黄丸中其中两瓶原料地黄都产自西虢。西虢黄李教授抗寒蚊子被判刑河滩水域的红尾黄河鲤鱼更是进入洛阳、郑州等地的宴会餐桌,我的继婶就是在黄河滩区经营了四个鱼塘,经营得风生水起,效益很好。

黄河滩区最吸引人的就是每年“六月六流漂雨”,每到农历的六月六前后,黄河上游的荆花飘落在黄河水里,而黄河鲤鱼闻到荆花这个味道就立即晕醉,毫无知觉地顺水向下游漂来,正好到六月六飘到西虢所在的流域。鲤鱼犯荆花,全滩沿河都是拿着水舀儿和自制的带杆儿网兜网鱼捞虾,多的能捞上上百斤,少的也能捞上几条,那可是正宗的野生黄河鲤鱼,当然顺水漂下的还有木材木炭之类。

小时候家在黄河滩区西逯村的兵力叔还带我去看过热闹。现在由于上游的小浪底水库控制,但一般也在六月六前后排沙放水,都会提前公告,届时又是万人空巷去黄河滩舀漂鱼了。西虢的优质小麦、玉米更是全国的高产标杆,苹果、油桃、核桃、蔬菜也是远近闻名。养猪养牛养鸡规模化养殖,取得了不错的收益。如今,西虢人民在党的惠农俞平安惠民好政策下,各显身手,发家致富。西虢不愧为人杰地灵,钟灵毓秀,这一方宝地养育了世世代代的西虢人。